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  >  正文

84年之后 阮玲玉的悲剧再一次上演

发布时间:2019-11-05 10:07:53    来源:    频道:热点新闻

走在路上,铺天盖地、议论纷纷的是雪莉自杀去世的消息。

“人间再无水蜜桃”“当她离开世界时,全世界开始爱她”“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”惋叹、暗讽、悲痛声四起。

25岁,性感美丽,抑郁症。

突然很恍惚,时间倒回84年前,一代名伶阮玲玉也是留了一句“人言可畏”,把她的美丽停在了25岁。

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还不太有抑郁症这一说法,但总归是和雪莉一样,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了。

父亲早逝,母亲带着阮玲玉艰难求生。阮母在张家做佣人,恳求张家后把女儿送进了上海崇德女子中学,16岁的阮玲玉与18岁的张家四少——张达民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交集并

互生爱意。

张家反对他们在一起,阮玲玉退了学,和张达民开始了在鸿庆坊的同居生活。

但张达民终是纨绔子弟,继承了遗产后恣意挥霍,整日带各种各样的舞女跳舞,吃喝赌博也不少有。

阮玲玉决定自己挣钱。1927年考入明星电影公司,凭借天赋和努力在电影界崭露头角,小有名气。

《阮玲玉》电影就是从1929年联华公司的邀演开始说起。影片由张曼玉等人饰演的情景、阮玲玉本人的影像资料、拍摄现场的讨论花絮交叉组成,从多个角度再现阮玲玉的生活。

新片极其卖座,张达民(吴启华饰)却越来越成为纠缠勒索她的恶蟒,假借做生意之名不停向她索要钱财,阮玲玉不想继续了。后来淞沪会战暂避香港时,阮玲玉认识了茶业大亨唐季珊(秦汉饰),但唐季珊虽看似成熟稳重些,却也是个花花肠子,身边的女人一个换一个。

遇到蔡楚生(梁家辉饰)后,他们似乎是有心灵上的共鸣的。

合作《新女性》时,他们一起探讨韦明这个角色,也就是现实生活中艾霞的翻版。

艾霞的自杀,让蔡楚生很是悲痛,《新女性》也是以艾霞的最后一部作品《现代一女性》名字改编而来。

蔡楚生说:“她不是自杀,是被杀。杀他的不是一个两个人,而是我们整个社会。”

“又会演戏又会写剧本,她是个新女性,偏偏有些人认为她是个不正经的女人,因为一点小事造谣中伤她,甚至连死了也不放过她。”

讽刺的是,阮玲玉也被杀害艾霞的“凶手”给盯上了。

张达民不满足每月一百元的分手费,再次缠上阮玲玉,并向记者爆料中伤她。

母亲被说成是靠卖淫来供她上学的妓女,早年和张达民的同居生活成了人们的谈资,深陷桃色新闻的她成了忘恩负义、不检点、不知羞的女人,甚至被告上了法庭。

唐季珊也已有新欢,对她屡屡动手,阮玲玉成了困在滩涂的一尾鱼。

更讽刺的是,在阮玲玉无望之际,他找到蔡楚生问其能否带她离开时,蔡楚生退缩了。

以前的同学邀请她去学校演讲。

“你可以站出来,把所有的委屈说出来,让年青人借镜。把所有的软弱、虚荣心、苟延残喘都掏干净。一定要来啊,不要让年青人失望。”

“我也是年青人啊”

“可你是阮玲玉。”

阮玲玉无奈地笑了。

当面对指责和评论时,雪莉肯定也想过“我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啊”。

“可你是崔雪莉啊”,大众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。

她们被投注了太多的目光,因为是明星,是公众人物,人们总是希望他们能做好每件事。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。

在晚上的派对上,阮玲玉说想好了要去做的演讲的开头,但又觉得说得不行。

而后,阮玲玉亲吻每一个合作的演员、导演。

这像是一一道别,她已经做好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了。

于是,1935年的3月8日,妇女节,也是法院开庭的前一天,阮玲玉写下遗书服安眠药自杀了。

“我现在一死,人们一定以为我是畏罪,其实我何罪可畏?”

“不过还是人言可畏罢了。”

社会这面镜子太大了,什么奇形怪状的角度和类型都有,总是怀疑自己做得不够好,再到彻底觉得自己没办法做好,心里的光就灭了。

阮玲玉常常一遍又一遍地问导演:“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?”

她很早就意识到张达民这辈子都是喜欢逍遥自在,不可以结婚,不可以有孩子,所以她领养了小玉。

她没有过自己的孩子,但她比疼亲生的孩子还要疼小玉。

因为不能做到完全的冷酷,所以对他人一直在宽容,而自己一直在默默忍受、消化伤害。

雪莉在《恶评之夜》谈到恶意评论,本来已经起诉了,但是知道对方是名牌大学的学生,有前科会影响毕业、工作,最后还是放弃了起诉。

但她们也有挣扎着去尝试表达真正的自己。

阮玲玉觉得自己不应该被定义,所以一直在超越自身的设定,去尝试不同的角色。在戏里,她总是真挚、坚定的。

雪莉觉得穿内衣不舒服而且影响健康,所以经常不穿内衣。她想打破规则和偏见。

但努力后迎来的都是嘲笑和谩骂。

久而久之,如果抗争一直是没有作用、没有意义的,那就不抗争了。

最终,当人们还在不停地指责她们“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”时,她们把牌一甩,不玩了。

鲁迅在阮玲玉死后写下过《论人言可畏》,“这哄动一时的事件,经过了一通空论,已经渐渐冷落了,只要《玲玉香消记》一停演,就如艾霞自杀事件一样,完全烟消火灭。”

“她们的死,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,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,但不久也还是淡,淡,淡。”

希望这一次,这样的味道能久一些。

----------正文完----------
猜您喜欢以下内容:

焦点图文